WFU

2018年1月19日 星期五

脂肪脹麻技巧(Tumescent technique)創始人Jeffery Klein診所參訪及安全抽脂研討會手記

李咏馨於San Juan Capistrano, California
2017 November

這次很榮幸能夠通過審核受邀參加全方位清醒抽脂的研討會,有鑑於我們團隊在台灣累積了近二十年以上清醒抽脂的經驗,期間也以腫脹麻醉技術為出發點,陸續發表了許多學術論文,這次能夠有機會與Dr. Klein見面實際交流東西方不同的臨床狀況以及見解,內心激動不已。


Dr Jeffery Klein是國際清醒抽脂大師,從1987年就開始從事這方面的研究,發表了無數國際重量級論文,以安全的前提之下才能讓抽脂做到最好的效果,他本人也是顯微套管抽脂的創始者。


我們目前的作法師承Dr. Klein,而Dr. Klein從1985年開始操作這種方式的抽脂,與一般傳統抽脂做法的差異在於,腫脹麻醉下操作的抽脂,不需要全身麻醉/靜脈麻醉,不需要穿塑身衣,術後恢復非常快速,由於能夠精準抓到肌肉的線條,曲線雕塑的效果很好。

Dr. Klein的診所坐落在一個郊區,San Juan Capistrano,以前是西班牙殖民地,所以建築物帶有濃厚的西班牙風格,診所附近放眼望去是寬闊的綠地,空氣乾淨清涼,放遠依稀可以看到海,令人心曠神怡。

與來自印度的女醫師在研討會門口合照,都是孩子的媽,一下子就聊開了,我很喜歡與各國的醫師聊,彷彿打開視野的大門,他跟我分享印度跟Arizona的執業現況,我原本以為大家有文化差異,但是發現,人就是人啊!
這次的醫師來自世界各地,有來自牙買加專做代謝手術的醫師,有來自比佛利山莊來自哈佛的醫美醫師等等,都是經驗豐富具有相關領域經驗的醫師,好友顏醫師Terry也一同應邀參加,他本身在北京發展清醒抽脂,他也分享中國的抽脂市場現況,亦讓這次研討會的激盪更加精采!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術前準備把器械排好,作好各層面細節的確認,包括局部麻醉藥量,脹麻液的量等等,這才是對客人負責任的態度。包括脹麻液的組成都寫得清清楚楚。
研討會中花了非常多時間探討麻醉風險以及如何做到抽脂的安全,藥物與異體的使用是個極大的關鍵。Dr. Klein本身是皮膚科醫師,專精藥理學,從1985年開始,發展了tumescent anesthesia腫脹麻醉的概念,當時應用在抽脂之後,克服了出血與麻醉的問題,讓抽脂進入了一個新次元,30年以上的時間,沒有任何的不良案例,那麼多的個案,事實證明了腫脹麻醉的安全性。
這是一種特殊的淋巴給藥的技巧,稱之為脂肪脹麻技巧,打的方式有一定的技術,進而配合各個面向,例如要避免靜脈注射藥物的交互作用,整體藥物劑量與體液的計算等等,才能達到安全

附帶的好處是,可以讓醫師精雕細琢曲線沒有麻醉時間壓力,由於完全不傷到肌肉,所以不須穿著塑身衣,術後疼痛度低,恢復極快。
Dr. Klein拿出35年前剛開始研究抽脂所使用的抽脂管,幾乎是巨無霸,很像是西洋劍,管徑直徑6mm,又長又粗,反觀是現在的抽脂管,普遍大概是3mm以上,而Dr. Klein以及我們所使用的顯微套管抽脂抽脂管,管徑只有2mm,兩個擺在一起,差異甚大。
我現在抽脂管越用越小,而且並不會因為用了細的抽脂管而拉長手術時間,尤其是瘦小纖維含量高的東方人,雕琢的能力很重要,幾乎要細小的抽脂管才能勝任,抽脂管管徑越小移除脂肪比率越高。
這位自己本身也是醫師,今天選擇顯微抽脂也是因為安全性的因素,通常這個區塊如果使用雷射或是超音波,還是會有影響重要組織構造的疑慮,擔憂氣管血管神經受熱的變化,顯微抽脂我個人認為是安全的選擇
每個個案都要經過冗長的拍照過程,這是病歷紀錄的一部分,只不過研討會很多人,個案頓時變成大明星,喀嚓喀嚓的聲音不斷
下巴抽脂的效果通常也非常好,這是護理師先幫病人做護理,可以看到抽下巴的時候,個案清醒對安全性是多麼的重要,而且舒適度很高,如果有疼痛的話,個案恐怕無法接受這樣的操作,可見得這個手術的疼痛度是極低的,然而,以安全為前提的清醒抽脂,在美國的抽脂界,在完全不使用靜脈麻醉以及肌肉注射嗎啡類止痛藥物的安全先決條件之下,依然還是相對少數。
打完麻醉水的時候很像可愛的青蛙或是花栗鼠,個案主觀感受只有腫脹感而已。手術的流程如下:個案做好抽脂部位的設計,充分溝通個案的訴求,流程大概是打麻醉液約莫一到兩個小時,休息一段時間,抽脂約莫一到兩個小時,休息一下就可以回家
手術過程客人與Dr. Klein 互動良好,觀察到全程舒適度極高,有說有笑,個案甚至會跟我們實況轉播說我感覺現在在比較深的地方抽脂,非常有趣,我感覺沒有血管麻醉的壓力,連醫師在操作手術心裡都會相對輕鬆許多。
手術結束之後,顏面部會使用繃帶,目的是透過這個方式把裡面的脹麻液盡量壓出來,減少腫脹的過程。由於不採用全身麻醉或是任何靜脈麻醉,術後不會嘔吐與暈眩,在病人舒適度上是有大大加分,我觀察到個案手術結束後的確恢復極快,大概三十分鐘內整理一下就可以回家了
要再介紹一位優秀的醫師,Dr Norma,細心貼心獲得病人的喜愛,當然美感也非常好,我非常認同他所強調的cosmetic unit的觀念,要達到曲線的雕塑,醫定是一個大區塊做設計,而且與週邊融合。
Dr Norma交流大腿內側抽脂的技巧,如何把根部的部分處理乾淨,顯微抽脂利用管徑的優勢克服這個難題
看到脂肪滾滾而出,這種感覺真的療癒,西方人的纖維含量相對少,東方人的纖維含量相對多,但是在顯微套管抽脂管的處理之下,都能輕易處理脂肪與纖維的問題,要達到最好的美觀,這是最高的技巧與藝術層面
(經當事人同意提供使用照片,並簽妥肖像權分享合約;效果因人而異,須視不同的體質與狀況,由醫師個別評估、執行)
以我們的臨床經驗來說,大腿內部根部都處理得不錯!

(經當事人同意提供使用照片,並簽妥肖像權分享合約;效果因人而異,須視不同的體質與狀況,由醫師個別評估、執行)
這是術後一個月的回診狀況,皮膚的回彈都還會再進步,客人滿意度高所以希望做下個部位的治療,可以觀察出西方人的上下腹纖維含量沒有東方人高,而顯微抽脂可以做到皮膚的回彈,東西方效果一樣好

(經當事人同意提供使用照片,並簽妥肖像權分享合約;效果因人而異,須視不同的體質與狀況,由醫師個別評估、執行)
以我們的臨床經驗,皮膚回彈的效果極佳

身為每天操作抽脂的臨床醫師,我深刻感受到因人種基因不同,而有內在構造的差異化,東方體質皮下組織纖維含量較高,抽脂管或是打水管相較不容易穿透,給予腫脹液體時,組織撐開的感受度相對會比較強烈,而西方體質皮下組織纖維含量相對較少,皮膚真皮層也比較薄,抽脂管比較容易穿透,用個比喻,西方人脂肪比較軟,像豆腐一樣,比起東方人纖維含量多脂肪容易抽不出來,西方人反而是容易有抽脂過度的問題。在國外的醫師朋友的眼中,我們很多東方客人,其實已經有很完美的身材,為了小瑕疵尋求抽脂治療,許多國外的醫師朋友感到不可思議,大部分東方抽脂客人,西方醫師可能會拒絕的。跟西方醫師朋友討論起來,西方客人還是以的確有很大量脂肪堆積來求診居多。就像是現今雙眼皮的手術東西方有極大差異,差異來自於先天構造與對美的文化上認知,我想,抽脂也是一個具有東西方差異的手術技術。

西方人的傷口比較不容易發炎後的色素沉澱(post inflammatory hyperpigmentation, PIH),即使有,大部分半年內消退,幾乎不留痕跡,由於傷口只有2mm,所以Dr. Klein抽脂的時候會很不吝嗇開很多個洞口,讓醫師方便操作,抽脂能達最好的效果,但是亞洲人膚色較深,皮膚相較容易留下色素沉澱,部分人會有疤痕增生體質(hypertrophic scar),所以對於東方人,傷口的數目以及位置要慎選,還是會盡量越少越好。
另外,基因的問題讓西方人的身材比率普遍有乳房過大的問題,而東方人相反,所以Dr. Klein有豐富的縮乳的經驗,而我們台灣的團隊具有豐富的清醒自體豐胸的經驗,Dr. Klein分享了很多案例,當胸部重量減輕,自然會有提拉的效果,縮乳的效果極好,相較傳統的胸部提拉手術會有倒T字形疤痕,脫下內衣之後其實非常不美觀,顯微抽脂縮胸這個做法自然勝出。
抽脂區分為兩部分,第一部分麻醉脂肪,第二部分是抽出脂肪,Dr. Klein所提出的脂肪脹麻技巧就是做到麻醉這部分,而抽出脂肪有各種方式,像是水刀超音波熔脂雷射熔脂、動力抽脂等等,依醫師個人習慣與喜好而定,亦可以搭配使用,而我們團隊與Dr. Klein習慣使用顯微抽脂,他的特色是抽脂管徑極小,很適合雕塑。

Dr. Klein近幾年除了把tumescent technique(脂肪脹麻技巧)應用在抽脂,由於這其實是一種淋巴給藥的技巧,Klein團隊更是花了很多心力做了許多延伸性的研究,將這技巧推廣在抗生素的給予,發現血液中藥物濃度比針劑給予來的穩定,由於不會有濃度突然上升的問題,所以也能避免併發症,我相信在未來,一定會是很大的應用,Dr. Klein投入心血在這方面,對於病人的幫助,醫者之心,令人敬佩!
與顏醫師在診所合影,沒有華麗的裝潢,但是乾淨俐落,以Dr. Klein在抽脂界的知名度與學術地位,病人絡繹不絕,但是Klein的團隊把品質控管得非常好,魔鬼出在細節裡,每一個手術一定花非常多的時間與客人做溝通,對於客人的篩選更是一個重要的環節,Dr. Klein打趣的說: 手術不難,難的是要知道客人心裡要甚麼,這句話說得真好,中外皆然。
會後與來自世界各地的醫師合照,這樣子像不像Grey's Anatomy,哈哈,不過重點是,Dr. Klein穿的手術服,上面就繡了這可是跟Grey's Anatomy一樣的版型。此行也讓我認識很多國外的好友,包括許多美裔台灣人,大家講起台語讓我感覺格外親切,他們都不是在台灣長大,有些是第二代,甚至是第三代,但是都是非常非常的努力與認真,在當地的診所或醫院,也有非常好的口碑,讓我深深因身為台灣人而驕傲
我很膽小,沒辦法一個人旅行,很感謝親愛的先生陪我一起去,我去研討會,他也去他的腎臟科學會,剛剛好,美國人體型大不是沒有原因的,一份牛排是我們台灣的兩人份。
Dr. Klein的本人很高大,很有親和力,並不會因為自己的學術地位,就有高高在上權威感,辦公室裡面最顯眼的地方,就是全家福的照片,言談之中,他不時提到自己的家人,充滿了溫暖。有機會晚上一起用餐,Dr. Klein的老婆一樣親切!
後記: 放自己一段時間的假,到美國一趟,這段時間,一直有種世界變寬闊的感覺,比起紛紛擾擾的台北市,San Juan Capistrano比較像是鄉下,人潮不多,路很寬闊,步調慢慢的,人太忙亂的時候,就會忘記自己到底在忙甚麼,變成瞎忙,慢慢體會才好。